大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俄罗斯对叙立场动摇已着手准备后阿萨德时代

发布时间:2019-11-27 04:59:19 编辑:笔名

俄罗斯对叙立场动摇 已着手准备后阿萨德时代

《环球视线》2012年6月20日完成台本

——俄战舰赴叙传言引西媒热议

主持人水均益:

接下来把视线转向叙利亚,围绕着俄罗斯军舰与叙利亚的话题,近日来被很多的西方媒体热炒,18日两艘俄罗斯的战舰正准备派遣叙利亚的消息被爆出,随后美国五角大楼19日表示,“俄罗斯一艘巨型搭载了攻击型直升机的货轮,已经从前往叙利亚的途中返航。另外三艘搭载补给物资的船也将驶往叙利亚。五角大楼发言人当天还说这些船只的目的地是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港,那么俄军舰此行的任务我们尚不明确,但如果有外部势力向叙利亚政府提供武器,我们将不可容忍。在叙利亚危机陷入新一轮困境之后,西方媒体上充斥着俄罗斯军舰赶赴叙利亚这样的话题,到底有几分可信度,是为了干扰视听,还是想把这个乱局再搅上一把,我们接下来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早在今年5月26日,就有数架西方媒体披露,一艘装有武器的俄罗斯船只到达了叙利亚塔尔图斯港。据说,船上装着提供给总统阿萨德的武器。6月17日,俄黑海舰队一名消息人士对此予以否认,多家西方媒体18日转载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的一篇报道,热议俄罗斯准备向叙利亚派出两艘战舰。国际文传社援引俄海军一名不愿意公开姓名的官员报导说,菲利琴科夫号和库尼科夫号水陆两栖登陆舰已做好准备,不久将驶往叙利亚塔尔图斯港,报道没有提及具体启航日期。

19日,媒体又传出消息,一艘原计划前往叙利亚的俄罗斯船只突然返航回到俄罗斯。对此,美国国防部表示,他们不愿意证实船舰上是否载有攻击性武器,强调不愿在此刻与俄罗斯爆发口水战。

约翰·柯比美国国防部发言人:

任何向阿萨德政权提供致命性武器的外部势力,都可能间接伤害叙利亚平民,这一点是无法容忍,无法接受的,在这一问题上我们的立场早已明确。

解说:

而俄罗斯国防部则驳斥了西方媒体有关波罗的海舰队的加里宁格勒号登陆舰,授命前往地中海,以及驶近叙利亚塔尔图斯港,并参加叙境内军演的消息。俄国防部发言人讽刺地说到,“这些消息中,唯一正确的信息是加里宁格勒号登陆舰的确归属波罗的海舰队,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还说,这周一些媒体援引各种情报部门发布造假消息的现象频繁发生,目的是使叙利亚局势进一步升级,而不是反映真实情况。

正在评论:俄2艘军舰赴叙引外媒集体热议

主持人:

听上去确实有点乱。尹先生,您给我们拨云见日,来看看到底真的假的,可信度有多少?

专家观点:俄在准备后巴沙尔·阿萨德时代

尹卓:

首先我们可以肯定,俄罗斯正在准备后阿萨德时代,毫无疑问的。因为在利比亚危机的时候我们就发现因为在这个国家有重大的利益,包括在利比亚,重大利益它比如有军事教官,有大量的家属人员在那个地方,虽然家属已经撤出一部分,但是仍然还有大量的俄罗斯,还包括俄罗斯侨民。因此它在准备后阿萨德时代的时候,一但政权发生更迭,而且这种可能性大的时候,它其实有能力撤侨,要在那个地方保持军事力量是肯定的,另外还有一些情报络,包括替他服务的人,要替他们负,要把这些搞好。

主持人:

这种东西咱们先不管,不去管它真正是不是发生,但是理论上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俄罗斯也要做一些相应的应急准备。

尹卓:

应急准备。

正在评论:报道扑朔迷离消息是真是假?

主持人:

前一阵美俄之间关于谁给谁武器的消息也是传得沸沸扬扬,俄罗斯说你美国给它很多武器,美国说你看,连克林顿都说,希拉里克林顿说,你那个什么有一个直升飞机给它提供,后来国防部又承认说那是已经卖给叙利亚的直升机,然后送回俄罗斯去修,再送回来。这种东西我们怎么辨别?

杜文龙:

的确,这次两次看来是维修好了以后回不到叙利亚了,这些直升机对叙利亚来说属于高级装备,修不好。它的维护力量全在俄罗斯,所以俄罗斯对它进行整个零件支持、技术支持,包括售后的服务,这点在以前应该很正常,但是现在这个事儿就变得不正常了。

正在评论:俄派战舰赴叙将引美俄口水战?

主持人:

您的意思回不去了?

杜文龙:

肯定回不去了,因为已经被解体了,而且解体以后已经开始返回。所以现在修好的装备本来是阿萨德的装备,但是现在维护好了以后再向前回,就有一个问题,这些直升机会不会加入到今后利比亚的作战行动中,如果有这种行动,之前胡拉镇的屠杀事件,或者是后边的一些大的屠杀事件,如果“米-24”参战,这个仗到底算在谁的头上,俄罗斯也很害怕。如果再发现比如“米-24”参战了,以前都是大空军火炮,或者是布战车或者是坦克,都是俄式装备,如果再有类似的事件成为今后国际社会一个关注的焦点,那俄罗斯的就太大了,自己修好的“米-24”到了叙利亚加剧了内战,造成了平民的伤亡,我想这些事恐怕比较麻烦。

现在之所以把这个事炒得很热闹,就是想让俄罗斯目前处于摇摆的态度赶紧有一个定论,现在估计它也在准备,跟反对派也在谈,跟这边也在谈。无论跟谁谈,最后谁能够满足俄罗斯的条件,谁能让俄罗斯接着用,接着买俄罗斯的军火,我想俄罗斯就会接受谁。

正在评论:俄叙军事关系渊源颇深敏感度高

主持人:

尹先生您的判断俄罗斯的立场是在发生摇摆吗?现在已经有外媒的评论说俄罗斯准备要放弃阿萨德?

尹卓:

是否放弃阿萨德,实际上它没有能力支撑阿萨德,在反政府武装面前,它跟西方的这个力量强度完全不一样。美国首先它有完全的准备,军事干预,他要说干预完全有能力干预,俄罗斯做不到。另外它还有北约,就是俄罗斯不出面,英国、法国马上就可以动手,而且马上会起作用,俄罗斯不会采取这样的行动。

包括在科索沃战争期间,它只是在枪战机场起了一点作用,其它的任何作用没有起。俄罗斯海军在整个二战到今天没有打过一次实战,我们就知道俄罗斯在这种战的面前,它是真正的什么态度,它一定不会真正参战,美国人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他没有能力支撑阿萨德,它所谓的支撑就是政治上、外交上的。

主持人:

所以你看最近俄罗斯总统普京到墨西哥去参加G20,然后和奥巴马被媒体高度关注的普奥峰会,结果很多媒体都在分析,一方面说这俩人冷冰冰,互相两个小时交谈都不带看对方的。

但是另一方面,又透出消息,普京可能跟奥巴马见的时候已经把阿萨德给供出来了,意思就是说放弃了。甚至还有的说中俄原来一个战线,是不是把中国给出卖了。这个视频我们有,来请导播给放一下。

我们可以看画面里面普京还真是这样,普京在整个说话的时候就不太正眼去看奥巴马,而奥巴马也是扭着头,你看面部表情,很细心的媒体马上就关注到了。杜先生,您觉得美俄之间会不会就叙利亚这个问题,实际上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

正在评论:叙危机后“普奥”首会弥合分歧?

杜文龙:

这个取决于力量,从现在看,俄罗斯如果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支持阿萨德,现在能力不够。而且它面临整个西方国家的一个孤立,就你一个人去支持,或者你跑在最前面,西方处处都是喊打的声音,这样会让它的位置非常不利。如果它处于这个境地,俄罗斯今后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也很大,而且在叙利亚得到的利益和从其它国际社会所获得利益就会严重不对称,这种情况下就得不偿失。

比如去年的航空母舰要访问,之前声势特别特别得大,结果停留了不到24小时就走了,8日进来,9日就走了,而且根本就没有进港,说是港口深度不够,干脆在外面待一会儿得了,反潜舰和油轮进去补给了一下。之前号称6天的停泊时间和后来不到24小时停泊时间,这就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我想俄罗斯目前正在权衡,在反对派和巴沙尔这块,那个地方能够获得利益更大。如果能获得相同的利益冒这个风险不值得。

主持人:

尹先生,如果咱们这么说,假定俄罗斯态度发生了转变,而且过不了几天我们明确地听到来自俄罗斯的声音,就是阿萨德你走吧,这会对整个叙利亚的局势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尹卓:

会加快政权的更迭,我们说叙利亚政权会迅速地伊斯兰化,美国和俄罗斯都不是赢家,西方没有一家是赢家,最后的赢家是伊斯兰,一定会伊斯兰化。我们看现在埃及的政权,突尼斯政权、利比亚政权的走向,今后下面就像伊朗一样,如果向埃及政权现在选的一样,完全没有什么中东,没有任何的什么阿拉伯之春,完全是阿拉伯国家的伊斯兰化,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子,穆兄会的叙利亚分支上台。

主持人:

也不可能说是这种走向会符合你这个西方的利益。

尹卓:

不符合西方的利益。

主持人:

所以其实叙利亚的局势最终怎么样,你不能简单地看它在战局上的胜与负,而是要看背后深层政治力量的变化。好,感谢二位,我们去一段广告。

自去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美俄脚力是冲突漩涡中不能回避的一对组合,在今天的G20墨西哥峰会上,习惯了在太平洋两岸隔海对话的美国总统与俄罗斯总统终于见面了,到底能够在叙利亚问题上解决多大的问题,我们还有待观察。好,感谢您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再见。

养宠
手机导购
养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