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甲级战犯东条英机战后审判认不认罪

发布时间:2019-11-22 12:59:05 编辑:笔名

甲级战犯东条英机战后审判认不认罪

1946年5月3日,东条英机、板恒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28名甲级战犯被押上了法庭,历时近两年的审讯开始了。东条英机一直不承认自己的罪行。他还声称自己发动的战争是自卫之战,还颠倒黑白地说:“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是由中国的“不正当行为”引起的

1946年5月3日,由中、苏、美、英等11国代表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以东条英机为首的战犯,进行开庭审判。臭名昭着的东条英机是日本重要战犯。他生于东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任大政翼赞会总裁、日本皇军的陆军大将、陆军大臣和第四十任内阁总理大臣,是二战的甲级战犯。他就是在“九·一八”事变后指挥日本关东军大举侵略中国的罪魁祸首,他任内参与策划珍珠港事件,偷袭美国夏威夷珍珠港,引发美日太平洋战争。1941年10月起,他充任日本首相兼陆军大臣,1944年7月,日军已是穷途末路,他才被迫下台,战后自杀未成,被处于绞刑。列举东条英机的罪行,要从“九·一八”事变说起,东条英机原是陆军中将东条英教之子,曾入陆军士官学校,参加日俄战争时日本胜局已定。回国后又先后当过陆军大学教官、陆军省军务局参谋等职,在军队中秘密发展横向联络。“九·一八”事变时,日本各政党对军部所持放任态度不满,东条英机马上对政党发表的不利于军部的言行进行“调查”,制控这是“挑拨军民关系”。日本以武力强占我国东北后,为了实现对伪满洲的所谓一元化统治,于1932年出台了所谓的《八八》决议,随后又于1934年将日本驻伪满洲国的机构进行重新整顿。自那时起,关东军实际上掌控了伪满洲的政治、军事、外交以及经济大权,东条英机作为关东军司令官也就成了太上皇。东条英机上任后,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扶植自己的党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关东军宪兵队猛增到1000多人,并在东北各地下设了宪兵队、分队和派出所,编织了一张由他所控制的势力。与此同时,东条英机还通过实警宪统一,扩大了宪兵队的势力范围,又解决了多年棘手的问题,加大了日本军在中国的横行霸道。杉山元1937年,日本蓄意挑起卢沟桥事变后,在军部中形成强硬派和谨慎派两大派别,强硬派认为,中国已是不堪一击,只要日本一出兵,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中国征服,目前正是最好的时机。而谨慎派则认为,目前时机尚未成熟,由于日本必须全力准备对苏作战,如贸然发起对中国的大举进攻,有可能泥足深陷,这样不仅不会取得良好的作战效果,同时也有可能使对苏作战处于被动地位。以东条英机为参谋长的关东军态度鲜明地支持强硬派的立场,他们以中国军队进入察哈尔将对满洲国造成威胁为借口,强烈要求参谋本部准予其向华北发动攻势,于是,在关东军连日召开的会议上,东条英机公然为进攻察哈尔寻找理论依据,并由此而制定出察哈尔作战计划,由于东条英机担任指挥,所以这个兵团也被叫做“东条英机兵团”。东条英机在华北设立了混战旅团司令部,便于临近指挥,东条英机采用“闪电战术”,沿平绥线依次进攻南口、居庸关、怀来和张家口等军事重地,这一地区的中国守军约3万余人,而东条英机兵团则只有几千人,但由于中国守军抵抗决心不足,守备虚弱,日军凭持机械化武器疯狂进攻,中国守军节节败退。察哈尔战役胜利后,东条英机带领的关东军在中国疯狂侵略掠夺之后,他的政治野心并未因此而有半点收敛。1939年5月,诺门坎战役爆发,又见东条英机上蹿下跳,在此次战役中,苏军和日军都动用了现代化武器装备,特别是飞机、坦克和装甲车。战役的结果让东条英机颜面全无,在苏军的强大攻势下,日军再次遭到重创,参战的主力部队第23师团几乎全军覆没。但东条英机并不吃亏,他将此役中陆军航空的战绩无限夸大,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此后,日本入侵法属印度支那南部,展开“南进”第一步,这极大地损害了英、美等国在东南亚的利益,美国开始向日施压,冻结日方在美资产和要求日本放弃对中国和太平洋领土的野心。而日本暂时不想与美国起正面冲突,并且由于深陷中国战场,不敢贸然起事,因而选择了与美国进行谈判,但实际上,“谈判”只是东条英机这样狂热鼓吹“南进”大侵略的好战分子拖延时局、进行备战的幌子而已。谈判桌上日本根本没有“诚意”,他们要求美国承认“满洲国”,同意日本可以从东南亚获取资源,双方各不相让,矛盾分歧越来越大。最后,日本的野心扩大到“大东亚共荣圈”上,并公然偷袭珍珠港,发动了太平洋战争。关于甲级战犯东条英机这样的人,日本陆军元老级宇恒一成在日本战败投降后曾经回忆说:“提起东条,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动不动就拿出笔记本不停地记这记那,根本就无法想象这样一个人竟然也能当上一国的总理大臣。”看来,石原莞尔的“东条上等兵”并没有知音。也正是没有知音,东条英机在狱中期间,引用孟子的话“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临死前仍觉得“自己所相信的东西都是一场梦”。也正是带着这样的心境,东条英机决定在被宣判之前自杀,还让医生给他确定了心脏的位置,并用墨汁作上标记。当美国士兵逮捕他时,他向自己开了枪,但是他的子弹没有射中要害,他又被救活了。1946年5月3日,东条英机、板恒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28名甲级战犯被押上了法庭,历时近两年的审讯开始了。东条英机一直不承认自己的罪行。他还声称自己发动的战争是自卫之战,还颠倒黑白地说:“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是由中国的“不正当行为”引起的。在遗书中,东条英机甚至写道:想起刚开战时,悲痛断肠的情景!这次死刑,对我自己是个安慰,但作为国际性质的犯罪,我觉得自己没罪,只是在强力面前的屈服罢了。东条英机死不悔改,死不认罪,可谓冥顽不化!

(:冷得像风)

环保家居
游泳
万物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