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11个省市再现电力紧缺电荒或成电企涨价砝

发布时间:2019-11-24 01:08:05 编辑:笔名

11个省市再现电力紧缺电荒或成电企涨价砝码,

沉寂了三个月的缺电声浪再次从各地传来。进入9月份后,山西、浙江等11个省市相继出现电力紧缺。一时间,刚刚通过上调上电价 调停 的煤电顶牛局面再次快速地形成,第二轮 电荒 到来。

与此同时,鲜有声音发出的煤炭阵营本次也打破了以往的沉默,加入电荒的讨论,对电企直接将亏损矛头指向煤价上涨进行了回击,称 即使煤价不上涨,电企也会因财务问题而亏损 。

围绕着缺电与亏损,各方各执一词。不过其背后彰显的煤价上涨与电企亏损的矛盾让业界再次审视: 电荒 或已成为电力企业寻求涨价的砝码。

二次电荒

本次电荒的第一波声音来自8月初。8月6日,南方电发布消息称,进入7月以来,全统调负荷迅速攀升,预计进入第三季度全将面临电力电量双缺,总体缺电将超8%,个别地区缺电20%以上。不过这一预测在8月底再次被刷新,南方电8月31日通报称,全电力缺口已近15%,而南方五省正遭遇5年来最严重的缺电情况。而对于缺电的原因,南认为 存煤、来水情况低于预期是主要原因 。

这只是电荒声浪的开始,随后,四川、浙江等省也纷纷加入缺电大军。针对中电联8月中下旬发布的 电企经济效益情况 报告,煤炭相关方面表示,报告提出的 今年前7个月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亏损180.9亿元,同比增亏113亿元,原因为煤价上涨和财务费用增加。 并不准确。

煤炭方认为,财务成本已成为亏损的重要原因,煤价并不是影响火电企业利润的惟一因素, 事实上,由于财务费用的增速远超发电量及主营业务收入的增速,即使排除煤价因素,火电企业经营依然越来越困难 。

对于煤炭方鲜有的 破音 ,电企方随后撰文回应,称煤炭企业利润过高,应征收暴利税。其实,本次电荒的焦点已经比较明显,主要为电企亏损和煤价上涨的矛盾,而这也与几个月前电荒的前奏如出一辙。

亏损 真相

目前,针对火电亏损的数据主要来源于中电联的调研统计和国家统计局的部分数据,前者的争议较大,后者的数据构成较为简单,以五大电企披露半年报公告分析发现,燃料成本由于电价的上调,缓冲了较大的成本压力,而且财务费用也非想象的高昂,不过增速较快,确应引起注意。

以大唐发电为例,上半年公司经营成本总额约278.06亿元,同比增幅15.33%。其中,电力燃料成本为188.71亿元,较去年同期140.57亿元升高了48.14亿元,同比增长34.2%。

对燃料费成本上涨的原因,大唐发电认为主要原因是火电上电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了129.63亿度,同时由于燃煤价格持续上涨及高位运行,使单位燃料成本比去年同期升高26.83元/兆瓦时。

所以,经过粗算,在增加的48.14亿元电力燃料费成本中,有27.75亿元为电量增加带来,另外20.39亿元为单位燃料成本增加直接导致,后者占比为42.4%。也就是说,煤价上涨对大唐发电的上半年的成本和利润影响为四成。此外,公告称公司平均上电价比上年同期增加约22.80元/兆瓦时,单位燃料成本比去年同期升高26.83元/兆瓦时,冲抵后的煤价上涨影响只有4厘钱/度。

同时,通过对营业收入和成本的对比发现,发电业务的亏损并非如传言的严重。从大唐发电的发电业务数据看,其仍有盈利空间。

涨价砝码?

虽然上述只是一家公司的情况,不足以反映整个行业的全貌,但其作为五大电企之一,具有标杆的作用。

但是,面对电荒周期突然缩短,仅仅三个月后就再次出现,而且来势汹汹,刚刚调整的上电价窗口会否再次开启都将成为疑问。

按照今年2月份中电联的数据显示,自2003年以来,煤炭价格持续上涨,秦皇岛5500大卡煤炭价格累计上涨超过150%,但销售电价涨幅仅有32%。

对此,中电联曾呼吁上调上电价与销售电价3分/度,以弥补价差缺口。

电价的涨幅远远低于煤价的涨幅,即使现在有相关贴息的国家补偿政策,也调动不起火电企业的积极性。 国内某着名能源专家表示, 问题在于多年积累的矛盾在这一时点达到了临界,之前2004年的缺电是装机不够,所以加强装机就可以解决,但现在煤炭价格上涨过快,电企的盈利被吞噬甚至亏损,这时电力企业肯定就会寻求转变。

业内人士表示,出现这样的情况应尽快重启煤电联动。而林伯强认为,煤电联动进行多年始终不前说明依靠其解决当下的电荒困局不如另想他法,寻找过渡的方案。

电子产品制造设备
经典语录
瘦身